俄罗斯发布战略报告 暗指复兴风险来自中国经济崛起(3

时间:2018-09-12 06:48:38

  如果说中国是俄罗斯制衡美国的筹码,那么日本则是俄罗斯制衡中国的一枚棋子

tags:
网站地址:

发布者资料: baihua


  如果说中国是俄罗斯制衡美国的筹码,那么日本则是俄罗斯制衡中国的一枚棋子。虽然日美同盟关系、日俄围绕南千岛群岛(北方四岛)的领土纠葛影响了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,但反过来说,这也恰恰是俄罗斯手中可资利用的砝码。

  在日本的公关攻势和资金支持下,俄罗斯决定舍近求远修建通往日本海的“泰纳线”,以满足日本的利益。俄罗斯以盘踞东北亚市场中心位置的姿态,意图坐收来自中日韩甚至东南亚的石油收益——反正管道在自己境内,修到哪里的主动权在俄罗斯而不在中日。

  另一个值得高度重视的问题是,俄罗斯有没有可能拿领土问题和能源问题与日本作交易?也就是说,俄罗斯归还日本南千岛群岛中的色丹、齿舞两岛,乃至作出更大让步,以彻底解决日俄领土问题,换取日本在俄罗斯出口日本能源方面给俄罗斯更大的利益;反之,日俄之间会不会达成相反的交易,即日本或明示或暗示放弃对“北方四岛”尤其是国后、择捉二岛的领土主张,换取俄罗斯在日俄能源合作上作出让步?无论何种交易,交易一旦完成,毫无疑问中国将会成为日俄的“垫背”。

  当然,我们认为,鉴于俄罗斯维持大国形象的需要(包括对外和对内),这种交易的可能性不大。但是,对这种风险,我们不能不有所观察。

  为俄罗斯外交的优先顺序排个序,以便确定中国在其中的位置。毫无疑问,恢复昔日的势力范围是俄罗斯外交的基本诉求,因此独联体当仁不让地居于俄罗斯外交的优先考虑;第二位是欧洲,这是俄罗斯传统上最重要的地区关系,现如今是俄罗斯主要的经济合作对象;第三位才是亚太地区,且不仅包括中国,还包括印度与日本——而这多少是相互矛盾的。

  如上所述,独联体是俄罗斯外交的优先方向,而中亚又是俄罗斯独联体外交的重要部分。俄罗斯从未真正离开中亚,至今在中亚保有全面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影响力。而随着中国的国力不断增长,中国与中亚各国之间在经济(特别是能源)上加深合作,在政治与安全问题上加强联系。这引起了俄罗斯的忧虑。以能源问题上为例,一些俄罗斯人认为,中国主导下的中国-中亚天然气管道不仅冲击了俄罗斯在中亚的势力范围,也冲击了俄罗斯自身的能源利益。

  上海合作组织无疑是把中俄两国联系制度化、常态化的一个重要组织。在一定程度上,上合组织缓解了俄罗斯对中国“进入俄罗斯后院”的警惕心态。但是,中俄在上合组织问题上也有一定分歧。本研究院报告《上合组织成立十周年:回顾与展望》认为,上合组织的发展道路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明确自身定位——是重视安全议题,还是更重视推动经济合作。这个分歧主要体现在中俄之间尚未达成共识。中国更重视上合的“对内作用”,即维护中亚的安全稳定,间接维护中国的领土完整与安全;而俄罗斯则更重视上合的“对外作用”,即推动多极化、遏制美国在中亚地区影响力、建立“能源俱乐部”等。

  有意思的是,除中国外,其余五个上合成员国都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,而这是俄罗斯主导下的组织,有些俄罗斯人至今将其视为回归苏联势力范围的工具。俄罗斯希望把集安组织打造成更紧密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的一体化组织。显而易见,二者之间存在差异乃至矛盾。

  回到我们对中俄关系基本面的分析上来。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《战略-2020》报告中透出的令人感到不安的气息,只是俄罗斯对华政策中警惕、防备一面——这是中国崛起与俄罗斯复兴之间必然的碰撞。

  从宏观角度看,至少在中期(5~10年),中国和俄罗斯都是互相需要、互相支持的战略协作伙伴。这对中国崛起和俄罗斯复兴都是至关重要的。只要俄罗斯没有完成复兴,它就不会在战略上成为中国的对手。在这个大判断下,我们推敲中俄关系中的负面风险,是为了规避它、消除它的负面影响,从而把握中俄关系的下一个六年。

  (作者系本报记者、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。第一财经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吴劭杰、娄敏对本文有贡献)


最新评论

( 查看所有评论 )


声明

  •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,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。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,对于侵权行为,自行承担责任。